Skip to content

The China Card of the Copenhagen Conference: China might announce a carbon target before the conference哥本哈根会议上的中国牌中国或提前公布“碳强度”指标

11/23/09

By Pucong Han, Beijing China

The Copenhagen Conference is approaching. China might announce a carbon target before the conference. In particular, this carbon target will emphasize a target to cut the amount of carbon emission in the main land of China. Based upon the advises of the scientists from Qinghua University, National Climate Center, 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Energy Research Institute, China’s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 and the State Research Center, China will decrease the annual carbon dioxide emission by 4% to 5%. As the result, China will cut the carbon emission by 75% to 85% in 2050. Based upon the statement of the deputy director of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Xie Zhenhua, this particular carbon emission target will be planned in to the 12th Five Year’s Plan of China.

12月哥本哈根气候谈判在即,本报从多处获悉,中国有可能在哥本哈根会议前夕或会议中,公布中国旨在推动温室气体减排的碳强度指标。

上周,《中国日报》引述一份智库的报告亦称,“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合会”)向中央政府提交建议称,“如果实现每年单 位GDP碳排放下降4%-5%的目标,那么中国将在2050年前削减75%-85%的碳强度。”该委员会主席为国家副总理李克强,国合会其他成员均为国际 国内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领域要员。

但知情人士告知本报记者,在国合会给中国政府的正式建议中,碳强度具体指标已经删去。另有业内专家称,清华大学、国家气候中心、发改委能源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均在研究碳强度指标,到时候会比选出一个数字,由中央决定。

“碳强度的指标并不难计算,但是因为中国经济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包括明年经济形势如何,所以碳强度会有好几个数字,最终中央来决定。”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低碳能源实验室主任何建坤告诉记者。

碳强度数字“雄心勃勃”

对于公布碳强度这一指标,在11月12日召开的“节能减排与气候变化高层论坛”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曾有暗示,他说这一具体指标将写入“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外界将在“十二五”发展规划公布或者稍早的时候,得知这些指标。

“这个数字是很雄心勃勃。”解振华在9月23日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但是碳强度如何来做,国内有很多种猜测,比如说直接将指标分给企业,还是先分解到行政区域再分解给企业?

国家发改委CDM项目管理中心主任杨宏伟说目前还没有倾向性的方案。“我们正在开展一些研究,在国家主管部门公布以前,要听决策部门统一部署。”杨宏伟说。

前述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也告诉记者,中国提出碳强度概念是很有讲究的。京都议定书规定,发达国家2012年碳排放总体上要比 1990年至少减少5%。哥本哈根会议上要讨论2012年发达国家减排义务,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在2020年相比1990年,至少减排40%,是绝对 量的下降。

中国则有三个情况:一个是处于发展阶段,人均碳排放比较低;另一个是发展的速度比较快,能源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还是会合理增加,不能限制发展中国家绝对量合理上升;第三,发展中国家也要为保护气候变化做出贡献。“碳强度正是反映发展过程中碳排放减缓的指标”。

他解释,二氧化碳强度的下降就是标志着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长速度要低于GDP的增长速度,这是一个相对指标,既反映了发展中国家减缓碳的努力,也 不是绝对量控制指标,不会严重制约经济发展。比如,中国从1990年到2005年,GDP碳强度下降了47%,但2005年与1990年相比,二氧化碳总 的排放量仍然是增长的。

杨宏伟说,如果国家正式发布碳强度指标,企业应该要根据市场的规则,增强核心竞争力,扬长避短,“这是一个指挥棒,企业要去适应”。

在他看来,碳强度减少有几个措施:一是优化经济结构,增加高附加值低排放成分,依赖于先进的技术;二是结构不变情况下,提高效率,也依赖技术进步;三是优化能源结构,多使用无碳和低碳电力等。

From: 新浪 XinLang News Agency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091120/01176990252.shtml

Advertise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